佛说人生感悟的句子

2019-09-01 19:17:13










5月15日,OPPO旗下子品牌realme推出新品realme X,这也是realme回归国内市场后的首款作品。加上华为的荣耀、小米的Redme以及vivo的iQOO,四大国产手机厂商子品牌已经集结完毕,剩下的将是他们彼此之间的“厮杀”。以realme X 1000多元的定价看来,Redme和荣耀会是其在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由于刚刚开始筑底,短期内恐怕很难达到其他两家的体量,但借助强大的销售渠道,realme也将会是Redme和荣耀最大的挑战。


realme国内第一款新品被命名为realme X,realmeX4GB+64GB售价1499元,6GB+64GB售价1599元,8GB+128GB售价1799元;realme X大师版8GB+128GB售价1899元。


另外,realme X青春版4GB+64GB售价为1199元,6GB+64GB售价1299元,6GB+128GB售价1499元。


4月24日,OPPO海外子品牌realme的品牌创始人李炳忠发布微博,正式宣布realme即将进入国内市场,这是国内第一次官宣发声。他表示,希望realme可以做一个专为年轻人服务的手机品牌,并且提出了“敢越级”的品牌态度,希望realme手机能在产品设计,品质和服务商为消费者带来“越级体验”。


今年以来,OPPO不断完善自己的产品线,除了让realme回归国内市场,还在3月重新增加了一条生产线Reno。OPPO副总裁、中国大陆事业部总裁沈义人在回答网友提问时表示,Reno系列是OPPO推出的全新产品线,不是子品牌。


目前,OPPO旗下拥有Find系列,价位在5000元左右,定位高端旗舰;R系列价格在2000元-4000元,定位中端;A系列价格在2000元以下,定位入门。此外,OPPO去年还推出了面向线上的K系列,价位同样在1000多元,主打高性价比。Reno系列价格在4000元-5000元之间,鉴于其游戏性能较强,属于中高端游戏旗舰机。而从realme1000多元的定价来看,年轻人和学生应该是主要的消费人群。


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最新出货量统计报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前5名的品牌中,前三甲分别为华为以及绿蓝兄弟OPPO、vivo,第四为小米,第五为苹果Apple。对比2018年一季度的数据,仅有华为同比增长,效果显著为41%,其余全为下降态势,OPPO同比下降4%,vivo同比下降2%,小米下降13%,苹果最高下降了30%。


市场份额方面,华为是34%,OPPO为19.1%,vivo是17.1%,小米为11.9%,苹果是7.4%。可以看出,OPPO距离华为还有一段距离,却面临着被vivo超越的风险。


现在,国产四大手机品牌都不再是单打独斗,而是奉行集团军作战策略,在realme回归之前,其他三家都有独立出来的子品牌,而如今四大手机厂商的子品牌已经集结完毕。


今年2月,OPPO的兄弟品牌vivo推出新的子品牌iQOO,定位于互联网人群;华为旗下荣耀独立已久,同样定位于互联网人群和年轻群体;今年1月,小米正式宣布红米Redmi品牌独立,定位于海外市场和中低端市场。


其实,不管是独立还是回归,子品牌推出的初衷无非都是完善产品线,深耕细分市场,因为国内手机市场已经进入存量市场,而不是过去的增量市场。


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的关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最新出货量统计报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同比萎缩3%,总出货量具体为8800万部,为六年来最差的市场表现。


IDC中国高级分析师王希认为:“对于已经到来的2019年,国内智能手机市场整体环境仍然不算乐观。”这意味着各大手机厂商的用户市场饱和,需要挖掘新的增长点,比如线上市场或者更细分市场。


通信与互联网专家马继华表示,厂家都在精耕细作,做存量市场,因此厂家需要做针对普通用户的细分,可能量不会做得很大,但利润会高一些,“手机品牌经历过这样一个过程,很多大品牌过去都有子品牌,经过互联网传播发现这个策略并不合适,于是很多品牌消失了,后来华为将荣耀独立出去,现在看起来很成功,一个适应市场,一个适应竞争。所以,包括后来的小米、vivo和OPPO,也都是看到了机会”。


对于realme的回归,产经观察家、钉科技总编丁少将认为,中国的千元机市场其实还有很大机会,因为通过前几轮千元机大战之后,很多中小品牌都被淘汰掉了,或者在淘汰的边缘。这个市场目前基本上就是小米和荣耀两家在把持。所以只要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又具备品牌效应,还是能吃掉一些份额的。


李炳忠在介绍realme时不断提到“年轻人”和“越级”,将目标瞄准了年轻人市场。而目前看来,realme回归最大的对手就是Redme和荣耀。


此前一天,也就是5月14日,Redmi官方发布微博表示,将正式开启“K”时代,同时还公布了下一代855旗舰手机的命名——Redmi K20。就公布命名的时间点来说,颇有与realme对标的火药味。


“realme回归之后,短期内挑战Redme和荣耀在千元机市场的地位,既困难也不太现实,因为realme是从零开始。不过,正因为从零开始,日后它获得的每一个用户都是增量,也意味着Redme、荣耀或者其他千元机品牌就少一个用户,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Redme和荣耀会遭遇到越来越多的这种竞争和挑战。另外,背靠OPPO这棵大树,供应链能力会是realme的一个强项,它可能会成为Redme和荣耀长期的一大劲敌。”丁少将说,至于最后谁能成为最大的赢家,这就是包括渠道、效率、供应链、宣传等多因素的比拼,现在预测还为时尚早。


以头部四大厂商主品牌来看,彼此是彼此的劫,彼此也是彼此的机会。以OPPO的Reno为例,定位在4000元-5000元,那它与华为的P系列、vivo的NEX系列将会是正面对抗的竞争对手,小米虽然目前只有一款MIX3故宫版属于同一价位,但小米公司董事长雷军曾在小米9发布会上透露称,这可能是今后小米旗舰机最后一次低于3000元。这也意味着,小米将要进军4000元以上的市场。如此一来,四大厂商主品牌将集中于高端市场的争夺。


“‘华米Ov’之间的竞争,说起来无非就是互相争夺,谁都有可能抢夺对方的市场份额,谁也有可能被对方下手,至于会如何影响格局,还有待观察。”丁少将说。


其实,手机厂商“集团作战”不只存在于这四大厂商,很多二三线手机品牌也曾付诸实践,比如中兴的努比亚、金立的IUNI、魅族的魅蓝、酷派的大神、联想ZUK等,但也许是因为主品牌本身就不够强大,这些子品牌不是已经消失,就是已经衰落。


以四大厂商的市场影响力来看,市场细分和目标人群锁定越明确,就越能挤压中小手机品牌的空间,从而换来整体市场虽滞涨但头部品牌依然保持稳步增长的结果。这个时候,最需要提高警惕的就是岌岌可危的二三线手机品牌。北京商报记者石飞月(图片来原:realme官方)



信息来源:梅子网络。转载请注明:梅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