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车市场发展怎么样,美利车金融如何在寒冬中成长

2019-09-01 18:57:56










听到这句话,各位肯定都会第一时间想到扬州话,郭富城“浪漫樱花”的歌里有这么一句词,武林外传要做面汤的十娘说过这么句名言,老名人徐小凤也唱过这么一首小调。


但真要问这么句话是怎么流行起来的,小编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了,唯一能猜到的原因的就是因为那首民间小调,让这句话广泛的火了起来,然后才又在江淮地区传开,成为一句超级夸张的感叹语。


其实,在江淮地区,真正能用到这句话的情况往往也只有一种,那就是说“乖乖隆地咚,韭菜炒大葱”这样的顺口溜的时候,注意是顺口溜,也就意味着说这话的时候更多是调侃好玩的意味在里面,没有表示任何感叹或其他感情的意思。而当地人在感叹惊讶时真正会用到的一个词则是“乖”“我乖”“恩龟”“恩龟龟”(音)这样的,也就是前段时间网上突然火爆的那个“我的龟龟”的正式版,根本就不会有人用乖乖隆地咚去表达。所以,小编的猜测,我乖根本就不是乖乖隆地咚的简化,只是一句词而已,所以自然也算不上是地道的扬州话。


当然诸如这样的话语也有很多,比如“辣块”“辣块妈妈”。可能不关注方言的人们不会太了解,但要给喜欢方言的一看,肯定也会笑着说,这不就是苏北话吗,或者又说典型的扬州话。然而现实当中,在当地也根本没有“辣块”这样的词,“辣块妈妈”就更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在上海,有一种戏叫滑稽戏,所谓滑稽戏,就是用其他方言演出的搞笑喜剧,其中自然包括“苏北话”滑稽戏,而上海本身就是一个各种文化融合而成的城市,所以便出现了一种“上海苏北话”,有上海人学的苏北话,也有苏北口音的上海话,而在“上海苏北话”里往往就会出现一些叫江北人上海人都摸不着头脑的词来,有的是为了调侃而造,有的是为了喜剧效果而生,还有的是以讹传讹学走音了,但别的人可不懂你这发音到底是不是正确,一致认为那就是苏北话。


所以,小编想啊,有一部分这样的词句,真的不能说它是不是扬州话,是不是苏北话,说它是吧,日常根本不用或者压根不存在,你说它不是吧,又的的确确源自于这里。所以,大家各抒己见,一起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信息来源:梅子网络。转载请注明:梅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