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019年了,你为什么还没有放弃你的QQ?

2019-07-30 16:35:28

“QQ的审美仿佛还停留在十年前。”关于QQ最令人讨厌的地方,知乎里最简短的回答获得了最多的赞同。过去几年,QQ似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一面是熟人社交市场被微信撼动,同时新社交产品不断瓜分细分市场,从核心到边缘都令其失色,另一面是QQ未能明晰的产品路径,在自我转型中,它深陷千万级用户接连流失的困境。

  2019年微信取得的成绩被张小龙视为一座新里程碑,“这可能是国内历史上第一款APP有10亿DAU的数量级”。2011年,张小龙将微信推入公众视野,从QQ汲取到第一波新鲜血液后,扩张之路就一骑绝尘,很快便成为腾讯社交帝国里另一座无法撼动的堡垒。

  但,“微信会取代QQ吗?”

  腾讯在掠夺社交市场的同时,也一度误伤了自己,在社交领域,QQ衰落的论调已被人所接受。回望过去,QQ的崛起曾伴随着人人、天涯这些老兵的坍塌,当微信如日中天时,人们不禁再次看向腾讯,腾讯如何能将两张王牌都打得更为漂亮,又或者不可避免地陷入一方逐渐式微甚至衰落的局面?

  事实上,在QQ逐步交出中国社交产品第一把交椅的过程中,它与微信的道路就开始截然不同了。QQ定位为年轻化的娱乐社交,微信则在成年人的世界里驰骋。

  上个季度QQ的用户增长成为腾讯财报的一大亮点。腾讯财报显示,QQ的月活跃用户环比增长超过了微信:截止2019年3月31日QQ的月活跃用户达到8.23亿;更令人惊讶的是,QQ空间的智能终端月活跃用户从5.324亿增长到了5.719亿,增长了接近4000万;2019年初QQ也推出了小程序及扩列等功能,QQ看点的日活用户已经突破1亿大关,95后的比重已经达到了7成。

  “上个世纪的微信,界面、表情那么土,谁用?”00后的中学女孩宋文郁没有办法想象,缺失了卡片背、厘米秀、变声器的微信,自己周围会有谁去使用。某一刻,00后的质疑将两代人置于对立面,却也准确道出了背后QQ的战略定位——“更年轻”的世界。

  但同时同为00后的雷冰冰,已经意识到微信是她世界中的另一面,“用微信和爸爸聊天,用QQ和对象聊天”,这种介乎于成年与未成年的边界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5月5日,在腾讯发布的《00后在QQ:2019 00后用户社交行为数据报告》中,20岁的腾讯QQ,迎来了20岁以下的新贵——在月活8亿,共同在线人数近3亿的QQ里,20岁及以下用户增长达到16%,互联网千万新生的心脏一齐跳动,为QQ注入强大的生命力。

  人们对QQ的情感复杂而矛盾,喜恶背后,是中国的社交迁徙,在人群中划出的一道无形天堑。年龄成长的不可逆转,似乎也成为了QQ用户新旧交替的必然。

  然而,当我们准备下定结论,以“铁打的QQ,流水的用户”作为标题时,一批70后、80后的QQ深度使用者意外出现在采访对象之中,当关于QQ的逃离与回归,从00后横跨至70后时,这个故事又变得有趣起来。

  一、宋文郁 :00后、中学女孩、卸载QQ的一瞬间,我知道我成了一个好学生

  文郁住读在学校,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卸载QQ,直到班主任伸手绕过窗边铁栏,摊开在面前,冷冰冰地看向自己。

  “毛骨悚然”,回忆起那次经历,她如此形容。在自习课上,不少人会像文郁一样偷玩几次手机,这并不是一件奇事,但被老师抓到必然是一件憾事,“难过好几天,挨骂、写检讨,最重要的是不能聊天了。”

  “我的弟弟妹妹会有智能手表,只和家长联系”,但像文郁这样的中学女孩,聊天对象显然不止于此,“在QQ上,会和喜欢的男生聊天,或者和闺蜜聊喜欢的男生,偶尔还会看一看TFboys的最新动态”,尽管使用手机的时常被大人牢牢限制,但青春的骚动永远有处可放,管制背后,是千元机在校园市场的爆红。与此同时,对于住校生,尤其是像文郁一样成绩不算差的同学,手机的使用常常是默许。

  在文郁眼里,微信既没有好看的表情包、有趣的QQ看点,也没法使用变声软件,更重要的是没有多少同龄人社群,于是承载与家长保持沟通,汇报学习成绩功能的微信,理所当然成为了他们后的“官方渠道”。

  “被班主任看到QQ聊天记录我就完了”,在上交手机的一瞬间,文郁意识到,自己QQ里长达几个月的聊天记录,可能会被一览无余地展现在班主任眼前,在递出手机的惶恐与犹豫之间,她悄悄地指纹解锁,长按APP,卸载,确认。

  “卸载QQ的一瞬间,我知道我成了一个好学生,虽然犯了错。”,在微信上,是她每日的学习汇报,父母重复的叮嘱,还有一些机械的模范回应,即使在假期,大多也关于外出行程、时间,这种记录就像是完美人格,毫无纰漏。

  没过几天,写完保证书的文郁拿回了手机,被班主任告知:不要再把手机带到教室里。

  文郁重新安装完QQ,一切记录都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