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王坚:互联网“下半场”只是互联网公司的下半场

2019-07-10 14:34:33

  工业互联网是个热词,国内与工业互联网相关的组织,各级别、各区域、各行业的工业互联网联盟如雨后春笋一般快速生长,有技术联盟、行业联盟、企业联盟、应用联盟、国产化联盟等等。但这些官员、学者、组织等提到的工业互联网,或给出的工业的定义及内涵,明显存在差异。本文分析GE工业互联网、IIC工业互联网和中国工业互联网之间的异同。

  GE工业互联网

  GE工业互联网的定义

  在GE于2012年11月26日发布的白皮书中是这样定义的:“工业互联网——打破智慧与机器的边界”:工业互联网将工业革命带来的无数的机器、设施、机群和系统网络与互联网革命中涌现出的先进的计算技术、信息技术与通信系统技术融合到一起。融合的全球工业系统、先进的计算、分析技术、低成本的传感器以及互联网带来的新的高质量的连接能力将工业互联网带入大众视线。

  GE工业互联网即是战略也是战术。战略:通过提高机器设备的利用率并降低成本,取得经济的效益,引发新的革命。战术:智能机器+数据+分析模型这样一条具体的技术路线。

  GE的工业互联网,可以理解为国内经常提到的工业化与信息化的两化融合。准确地说,是两化融合的子集,是两化融合的一种形式,只是要解决企业设备等重资产利用率与使用成本方面的问题。

  然而,不能简单的将GE工业互联网等同于“互联网Internet”+工业。GE工业互联网除了利用 “互联网Internet ”的低成本、大空间尺度的连接能力之外,涉及传感、控制软件、云计算、大数据分析等其他的信息通讯技术。

  GE工业互联网作用的对象

  作用对象包括:机器、机器组、设施、系统网络,见下图。

  要解决对象运行的效率及成本问题,而不是对象自身的运作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对于制造企业而言,明显缺少了设计、销售、物流、售后服务等环节。

  GE工业互联网实现的技术路线

  GE工业互联网的构成要素

  GE工业互联网产生的效益

  同任何信息技术的应用一样,通过提高机器(机器、机器组、设施、系统网路)的运行效率,降低机器的运行成本,从而产生效益。上图就是GE广为人知的1%理论。

  GE工业互联网推进策略——Predix平台

  GE是一个高端设备制造企业集团,其制造的航空发动机、内燃机、发电设备等高附加值的设备居于全世界的前列。其工业互联网实践的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GE希望实现数字化转型,要从高端设备制造商,转变为提供数字服务的公司,一个软件服务公司,一个IT公司。最好能像Google、Facebook、Amazon那样,在很短的时间内有一个爆发式增长,做到市值第一,聚集起巨量的财富。

  GE的策略就是,GE for GE, GE for Customer, GE for Industry, GE for World。即将GE在高端装备制造领域取得的成功经验、软硬件成果( GE for GE )进行提炼、通用化,研发出类似计算机操作系统哪样的通用平台,为本行业或其他行业的客户服务( GE for Customer ,GE for Industry )。再借鉴互联网的发展模式,建立开放式平台打造一个创新生态,聚集起数万、数十万、数百万的用户以及第三方软件开发者或解决方案供应商( GE for World ),然后坐收流量带来的巨额红利,这似乎是GE工业互联网最佳的发展模式。在GE打出工业互联网大旗之前,其支撑平台Predix就已经存在了,但其通用性、开放性与GE宏大的战略构想不匹配。GE基于Predix平台推进工业互联网的战略遇到了挫折。数次传出来的消息是GE准备将Predix卖掉,GEdigital裁员,最新的消息是将GE digital独立出来,独立运营。

  IIC工业互联网

  在GE提出工业互联网的概念之后,为了实现自身的战略意图,GE联合了IBM、Cisco、Intel and AT&T信息通讯业的巨头,成立了世界上推广工业互联网的最大组织Industrial Internet Consortium(IIC),并发布了IIC工业互联网参考架构,定义了工业互联网系统的四个维度,见下图。然而,这一参考架构并未给出具体的指导意见。

  IIC要将GE工业互联网的内涵扩展为了工业物联网,将GE的依靠机器+数据+分析这一技术路线来提高机器利用率的思想,扩展为依靠互联来提高机器、系统、管理、研发设计、服务、价值链等全部工业元素的运作效率,需要GE工业互联网这一金字招牌,或者说是“互联网”这一金字招牌。

  很显然,IIC工业互联网的目标,要远比GE工业互联网的目标要宏伟的多。两者明显的区别是,GE工业互联网是以应用或问题为导向的,目的是提高机器利用率,比较单一。IIC工业互联网,如果理解为工业物联网,则是以技术手段为导向的,理论上可以解决工业中与物联相关的所有问题,有着更大的作用域。

  相较于GE的工业互联网,IIC工业互联网更贴近我国的两化融合理论。

  中国工业互联网

  自2017年起,在工业4.0热度消退、智能制造日渐式微之后,国内工业互联网的热度高涨。但此“工业互联网”,绝非完全是指GE工业互联网,也绝非完全是指IIC工业互联网,为避免引起混调,这里称之为中国工业互联网,以示区别。

  总体上看,中国工业互联网,按其内涵,大体上可以分为四种。

  与了GE工业互联网的原意相一致;

  与IIC工业互联网相一致;

  互联网+工业,或互联网在工业中的应用扩展,或互联网体系与工业体系的融合;

  比GE工业互联网、IIC工业互联网的内涵都大,或者说是两化融合的翻版。

  AII的工业互联网

  AII,英文缩写,英文全称是Alliance of Industrial Internet,中文就是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其官方主页上是这样描述的:为加快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推进工业互联网产学研用协同发展,在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指导下,2016年2月1日由工业、信息通信业、互联网等领域百余家单位共同发起成立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

  根据AII于2019年2月发布的工业互联网术语与定义:工业互联网是新一代信息通讯技术与工业经济深度融合下的关键基础设施、新型应用模式和全新工业生态。工业互联网通过人、机、物的全面互联,实现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全面连接,将推动形成全新的工业生产制造和服务体系。

  与GE工业互联网相比,AII工业互联网给出了解决问题的途径—融合,及解决问题的手段—全面互联,但没有直接给出要解决的问题,反过来,可以理解为要解决所有问题。

  根据AII工业互联网平台白皮书(2019讨论稿)中对中国工业互联网应用的统计,见下图。不难推断出AII工业互联网要解决哪些问题,应该是包含企业信息化要解决的全部问题及内容。国内原有的分工明确的企业信息化厂商、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厂商现在都成为工业互联网厂商了。

  AII工业互联网平台与传统的企业信息化相比最大的区别是,系统建在一张网上(互联网)、一个平台上或几个平台,十几个平台甚至几十个平台,这些平台之间互联互通。由于是基于如此庞大、统一的基础设施,加之平台的开放性,自然会像互联网那样,形成新的应用模式与新的生态。

  IIC将工业互联网的内涵,扩展为工业物联网。AII将工业互联网的内涵扩展的更大,无所不包。

  工业互联网分为广义的工业互联网和狭义的工业互联网。广义的工业互联网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代名词。和德国工业4.0以及中国制造2025相似,都是工业体系转型的国家发展规划。狭义的工业互联网仅指设备的联网,广义的工业互联网的连接要素是工业制造中的生产要素。”

  关于两化融合

  1946年诞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第一台通用电子计算机“ENIAC”,它解决了炮弹弹道计算的问题。1952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伺服机构实验室成功研制出第一台数控铣床,标志着制造领域中数控加工时代的开始。1969年,美国数字化设备公司研制出第一台可编程控制器(PDP一14),在通用汽车公司的生产线上试用后,开启了用PLC解决工业控制问题的新时代。CAD诞生于二十世纪60年代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提出的交互式图形学的研究计划。60年代中,IBM开发出了MRP软件,开始了将计算机应用于生产管理的先河;70年代,闭环MRP诞生;80年代,MRPⅡ诞生;90年代,演化为ERP……

  随着ICT技术应用的不断深入,两化融合要解决的问题,也逐渐从单一领域扩展为多领域,也就要将多个领域现有系统有机连接起来,或者说集成起来,来解决涉及面更为宽广问题。如90年代的CIMS,目的是通过已有信息系统之间集成来解决TQCS问题。虽然现在很少提及它了,但不代表它提出的思想不存在,事实上它依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以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阶段、面对不同的问题、披上不同的马甲,反复出现。

  GE工业互联网是一个典型的集成实例。单从技术的角度来看,用现在比较时髦的术语叫做整合IT与OT,来解决设备利用率提升、设备运行成本的降低问题。

  另一个广为熟知的集成实例是德国的工业4.0,需要指出的是工业4.0既是战略也是战术。战略上,它要解决的新问题是,以大批量生产的成本,实现产品个性化定制生产这样一种全新的生产组织方式。

  包收录外链  网络删贴  买链接  包收录外链  网络删贴  买链接